動態
出版
報獎
繳費
科普
黨建

黃理興教授—緬懷英國帝國理工學院John Anthony Hudson教授

發布時間:2019年03月14日 瀏覽數:2445

QQ圖片20190314103255.jpg


  2019年2月14日,是西方傳統的"情人節",但從倫敦傳來噩耗,前國際巖石力學學會主席、帝國理工終身教授哈德遜院士因病與世長辭,終年79歲。我們為失去一位受人尊敬的老朋友、為中國巖石力學學科發展、為中國重大巖石工程建設作過許多幫助的學術泰斗而感到十分悲痛。


  我最早認識哈德遜教授是在上世紀80年代,他是最早到我所作學術交流的學者之一,當我了解到他在巖石動力學研究方面也造詣很深時,這就一下子增加了我對他的崇敬。


  真正與哈德遜教授熟悉,應該是從2004年開始,他與馮夏庭教授等一起組織籌劃在宜昌三峽大壩現場召開"SINOROCK2004",其中有兩個環節對我印象最深,一是在庭院草坪上舉辦歡迎晚宴,哈德遜教授對我們策劃的整個流程都細心過問或修改,包括舞臺的大小與平穩、燈光與音響、食品要考慮不同民族的習慣等等,那天晚上他很興奮也很高興,對我們的組織工作也很滿意。說到他對會議組織工作的嚴謹,就要說到第二件事,那就是會后組織300多名代表、包括100多位外國專家去水布埡水利工程施工現場去考察。從會場到工地路途遙遠且多是山路,大巴車需要5-6個小時。哈德遜教授提出一定要保證路途的安全,特別提出要考慮途中休息與代表方便的問題。為此我與武漢巖土所科研處的同志,專程驅車提前去工地,制定了詳盡的考察路線與時間安排,何時何地停車休息?代表在哪里方便?還找了一個當地稅務部門的衛生間,提供給外國女專家方便。并與當地管理人員說好,提前半小時再次認真打掃衛生并沖刷干凈,當天派先遣人員提前檢查執行情況。會后考察取得圓滿成功,哈德遜教授也非常滿意。通過這兩件事,讓我深深感到:做任何事,把計劃與措施落實到細處,就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與哈德遜教授感情加深,是我們組織翻譯他的著作《EngineeringRockMechanice》。2008年,我借在伊朗德黑蘭出席學術會議的空隙,我把譯著《工程巖石力學》(中文版)樣書請他提意見,他非常高興,蹲在大會主席臺側邊,在書的扉頁上寫答謝詞。后來他在譯著中發現,原著中插圖上的一個小錯誤,我們翻譯時沒有更正。當時我懊悔不已,但他說這是原著的問題,他并笑著說,忠實原著,是譯者的基本原則。后來有次我們在一起吃飯,其他同事都不在,我倆對坐著,為解語言交流不暢的尷尬,我說:"MyEnglishispoor",他笑著說"No,MyChineseispoortoo"。一句暖心話!此場此景,我一直記憶猶新。這可能就是我們中國人經常講并要求做到的"德"。

  由于與哈德遜教授熟了,在他任國際巖石力學學會主席期間,我經常跑到國際巖石力學學會理事會上去照相。有次理事會合影,在眾多照相鏡頭前,哈德遜教授要大家看我的鏡頭。第12屆國際巖石力學大會在北京召開期間,我給他與他夫人照了很多像,會后挑選了一些照片存入優盤請徐文立副秘書長轉交。過了一年后,哈德遜教授見到我時,他還提起并致謝。在我給哈德遜教授照得照片中,最讓我感動的是他與馮夏庭教授傳授代表國際巖石力學學會主席權杖時的照片,他的神情是那樣的謙和,友愛,是一種真心把權力交付給接班人的情景,這可能就是"高尚"。

  2017年11月我重訪華盛頓,在哈德遜河邊我整整靜坐了一刻鐘,看著太陽光芒四射的余輝,看著周邊色彩斑斕的景象,看著面前靜靜流淌著的哈德遜河,我真的想起了哈德遜教授,他與周邊的環境是那么的相像,他是一位慈祥的老人,他用他的智慧、學識鼓舞著一代代年輕學者。

  哈德遜教授離我們遠去。但他的高尚品質、他的學術思想將在中國朋友中永存。

  哈德遜教授永垂不朽!


  中國巖石力學與工程學會

  副秘書長黃理興

  2019年2月20日

中超联赛直播